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内容详情

《我是一个坏学生》第八章 遭遇(2)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彩虹文学网 -[收藏本文]

第八章遭遇(2)

公交车还是慢悠悠的继续赶着路,而我周围的人也渐渐的到站下车了。看着舒畅的空间,一种突然释放的感觉油然而生。我小心的在原地来回踱步,好缓缓那早已麻木的双脚。但正当我尽情享受这的时光时,我突然又想起了陆郝清。我赶忙回头看了看,原来她在我“赶”小偷的时候就找了个靠窗的位子,而现在早已美滋滋的睡着了。那嘴角微微灿起的笑容,甜甜的,青涩的,透过窗外的斜阳,却显得那么的迷人,好似蒙娜丽莎的微笑一样让人流连忘返。

就这样我静静的看着她,像一位英雄在期盼胜利的到来,这种感觉是如此的,最后于海浪一样,慢慢的,慢慢的,漂荡开了~~~

不知过了多久,车停了。此时的车上就剩下我和她了,而她却还像沉睡中的公主一样,在没有得到王子的召唤后,却迟迟不愿醒来。

“陆郝清,醒醒,到站了。”我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

“嗯?到站了。我还没有睡够,再等会,让我再睡一会…。。”说话间她早已又进入了乡。( 网:www.sanwen.net )

“陆郝清,快醒醒。”说着我就凑到了她的耳边,“遇到打劫的了,再不快点起来,就逃不掉了。”

“什么,打劫?”她腾的从座位上站起来,大声的嚷着。吓得售票员也赶紧探头往外看了看,并迅速的掏出手机准备拨打110。过了一会,她确定没有遇到打劫后,就转身朝着陆郝清大眼瞪小眼,“唉,我说你这小姑娘,没事你瞎嚷嚷什么呀。哪里有打劫!”

“打劫,不是你说的吗,怎么……”她委屈的看着我。

“不好意思,阿姨,刚才她睡着了,也许是在梦里南京哪些癫痫病医院好遇到打劫的了。”我敷衍的望向了售票员,祈求她的原谅。

“你,你,唉!”她看着我们又叹了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

下车后,我还是玲着那个沉甸甸的书包,而她却还在为刚才的事生气。

“你这是干什么,没事干嘛骗我,害的我……”她转过身瞪着我,好像真是我的错。

“我骗你,要不是你非得睡觉,赖在车上不走,我会这么做吗!我也是迫不得已的。”我冷冷的看着她。

只见她嘴角微微动了一下,好似要说什么话。但又不知何缘故?她的脸马上又恢复了平静,然后快步朝前走去了。我则无精打采的尾随其后,现在好像什么事都是我的不对,我也表示很无奈,但谁让人家是呢?

当快到小区门口的时候,我正要追上她,准备和她道声歉。但她好像知道我的心事一样,就在我到她身后的时候,她也立马转过了身,“对不起,今天是我的不对。”

“嗯?你,你这是干什么?”我一脸迷茫,却又不知说什么。

“就是刚才的事,我向你道歉。”

“哦,那事呀,我早忘了。”我笑着说着,就好像真的什么事都没发生。

当然我也暗自高兴,她毕竟还是原谅我了。哦,不对,应该说是她终于知道错了,并向我道歉了,这一点我还是蛮欣赏的,知错必改的好精神就值得推崇。随后,我看着她满脸诚恳的歉意一直迟迟未散,就只好硬抓着她的胳膊向前走去了。

“赵子琪,轻点。”我低头一看,好家伙,她胳膊上血红血红的,原来是我抓她的胳膊太用力了。

“哦,不好意思。”我挠着头,傻笑着站在那里。她只是看了看我,然后揉了揉刚才被我抓痛的地方,“行了,咱俩也算扯平了,还不快袊着书包赶快走。”她生气的说着。

儿童癫痫病治疗的费用

于是我们就向前方继续推进,走着走着,突然她又停下了。“明,你怎么在这里?”说完她也快步朝着一个男孩走去。只见这个男孩白白净净的,一头乌黑的头发,身上穿着一件短袖花衬衣,配着下身满是破洞的牛仔裤,显得格外的时髦。但我看着他却有种很熟悉的感觉,“他是…。。我在哪里见过他呢?”我还是在脑中极力的搜索着,但是不管怎么想也还是想不起来。他们两个还在絮叨着,而我放下了袊着的书包,站在那里远远的看着他们。

“子琪,过来,过来。”只见她兴奋的朝我摆着手。

“哦。”我应了一声就悻悻的走了。

“来给你介绍一下,她是我表弟,陆夏明。”

“你表弟?”我看着他。

“我们认识,他就是你们班的那个赵子琪吧,上次还差点把我给揍了。”他冷冷的看着我。

“嗯?什么意思?你们见过?”陆郝清满脸的疑惑。

“说来话长,有再给你解释。”我赶忙拦了一句,免得他说出了我那件丑事。

接着我又和他聊了一阵,原来他是刚转到我们学校的新同学,比我低一届,是高二3班的。他今天来这里也是受他的嘱托,在这里等陆郝清。知道了这些,我也就放心了,至少他不是我的竞争对手,我内心一阵狂喜。

“好吧,那就走吧。”由于天气实在太热,陆夏明也一直在那里催促着,所以陆郝清就下令开路了。当然,这次我把那个‘包裹’塞给了陆夏明,好让他帮我袊一下。

“小子,原来你在这,害的我们好找呀!”一阵低沉的声音从身旁穿了过来。我侧脸一看,“原来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我仔细打量了一下。他是刚才在车上偷钱包的那个人,只不过现在他的身旁多了一个人。站在他旁边的那个人大概有一米八,穿着一件花色T恤,脖子上带着金黑龙江中亚医院靠谱吗项链,两手插在裤兜里,用一副很不屑的眼神看着我。

“他们是谁?”陆郝清急迫的问着我,还不时的扯我的胳膊。

“他们,就是刚才在59路车上被我制止的小偷,你那时睡着了,不知道。”我小声的向她解释着。

“那他们来这里是……。”她用胆怯的眼神看着我,也不愿往下说了。

我看了看对面的两个人一眼,此时他们还是凶狠的看着我,嘴角露出那一点鄙视的笑意,让我看着也不免有些担心,毕竟他们看起来比我更有斗志。我又望向了陆夏明,只见他站在那里还是很迷茫,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而陆郝清还是在那里,一副担心的表情拥在脸上,让人看了心疼不已。

“管他呢,豁出去了。”我默默的想着。

“兄弟,你现在的意思是……”我一边比划着,一边说着,“如果真是这样,那我可就奉陪了,老子就这一条贱命,如果你能拿去,我服,否则你们就得听我的。”我壮着胆子大声喊着,并上前走了过去。

只见他们相视一笑,然后也迎了过来。“小子,你真有种,现在我就要你尝尝多管闲事的后果。”

“别跟他废话,先让他享受一下再说。”只见那个‘金项链’怒吼着,挥了一季重重的拳头打过来。由于这一拳来的太突然了,所以后果就是我狠狠的吃了一个‘闭门羹’。那滋味真是有种说不出痛,我捂着脸,恶狠狠的瞪着他们,“你们竟敢出手,下面就轮到我了吧。”说完我就猛猛的一个实心拳横冲了出去,只见那个金项链很随意的躲了过去,但这在我的意料之中。我又快步跟了上去,又一‘飞毛腿’狠狠的踢了出去。当然这一脚击到了那个‘金项链’的肚子上。随即,他马上蹲了下去,捂着肚子,一脸的表情就只差眼泪了。另一个人见他的同伙挨打了,也是一巴掌击过来,正好落在我的左脸。这时,那个‘金项链’湖北比较靠谱的癫痫治疗医院也不顾跳起来一把摁住我,把我彻底的压在了身下,我想动弹但就是动不得。接着就是一耳光,而那个站着的也是边跺着我边说:“叫你小子逞英雄,还敢还手……。”就这样我彻底被激怒了,那陆郝清和夏明也早已跑到了跟前,接着也是和他们厮打在了一起,我见势赶忙挣脱了。起来后,我飞奔到书包旁边,拿出里面的砖块。“嗖”的一声就穿到了两个小偷身旁,我怒骂着,挥着砖头首先朝着那个‘金项链’砸了过去。只听见“啊”的一声尖叫,他就捂着头躺下了,手上沾满了血。另一个人见状,赶忙示意停止,这时陆郝清和夏明也走了过来。

血还继续的留着,但是他的还是呆在那里被刚才的一幕吓呆了。他想象不出一个17、8岁的小伙子竟敢下这么狠的手。但过了一会,他缓过来了神就赶紧弯腰扶起了‘金项链’,满脸委屈的说:“小哥,不好意思,刚才误会了,我们也不是存心找你茬的,但是……。”

“以后你就是我们的大哥,今天多有冒犯,就请原谅吧。”

“这,这不合适吧。”我也吃了一惊,想不到会是这样。但由于我的心肠比较软,就让他们走了。

原来,这两个人也是刚出来混的,本以为打扮的怪癖一点就能吓住一些人,想不到最后失算了。最后,我拌了一个鬼脸,冲陆郝清傻笑了一下,她看着我奇怪的脸型,笑的前俯后仰,完全忘记了刚才的事,我也跟着傻乐着。

“今天多亏你的砖块,要不是就……。”我一本正经的看着陆郝清。她只是抿了抿嘴,也没说什么。然后我们就低着头默默的回家了,此时无声胜有声,也许这就是最好的结局。

后记

第一次写,写的不好,还望读者和编辑手下留情,多提点建议,小生不胜。

希望多多交流,指导进步

首发散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