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文学 > 内容详情

月季花的生命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彩虹文学网 -[收藏本文]

又到严寒凚,老家的院落里只剩下正堂屋门西边一颗月季花,门东边一颗月季花。花枝青青,绿叶无精打采,由于经过霜冻的冰打,失去了鲜有的嫩绿。叫我用镰刀贴地皮削掉过冬留下根系,待到来吹又生。

老家的院落里不算小,也不算大,可就是没有花,,不!全家人!没有一个人喜养花的,欣赏花倒是欣赏不烦。既然不喜爱花,当然对花的习性知之就更谈不上了解多少。人家偌大院落里,差不多都有花的,诚然,喜爱养花的人还是不多的。父母俩不养花,本不想栽花,可是,左邻右舍不载花,都是有讲头的,家家都把院落用水泥铺平整,为着是晾晒玉米,小麦等农作物。父母俩人,除了租来一亩地侍弄,和收拾几畦菜园外,就再没有别的东西能在院落里存放了。

月季花,在门两旁一边一颗的载着,父只知道偶尔浇水之外,就没有别的手段使花开的尤为鲜艳了,有时候父母亲用涮锅水倒入花池里,花没有人问,便疯长,有时一连多日不浇水,月季花竟也不会干枯死掉,相反,特别给力,挺担待事的,疯长的老粗老粗,绿油油的叶子,大而黑厚,花朵开的枝干上都是,红里透白,花落花开,也煞是好看美艳。我到过不少的花室里,也无聊的咨询了不少花匠,看到他们辛勤的浇水施肥,喷药。都是说花这东西难养活,懒汉们是养花不得的。花喜勤力不嗜懒。稍有疏忽,花就会给样子看看。否则,死去都是常见的。不然,有人戴高帽子褒扬花匠——辛勤的园丁。是有绝对地规律因有。不是凭空臆造的。花匠,边讲解,边指的好多花对我说花的习性。不懂行是难大连哪有治疗癫痫病医院以养成好花的……唯独我老家的月季花,自然生长着,不需要故意浇水,无需添加任何养料,竟能奇葩的盛开,艳丽。且年比一年强。

我老家的院落里的两颗月季花,从没有人逮过虫,施过肥的。到底喜阳,还是喜阴,喜欢碱性肥料,还是喜欢酸性肥料,无从谈起的。年年到旺盛鼓牙,枝繁叶茂。花朵簇拥,我倾服它的魅力,也许骨头里没有蕴藏着嗜好花的基因细胞。我的经常的有机会甚是经常和花匠打交道,人家说长熏染也是入木三分的。我愣是没有这个基因。单位的蔡花匠,养花一辈子了,我和他打交道数年,蔡花匠对花是了如指掌的,以为我是嗜好花儿,经常到花室里闲逛,我是另有所谋的,想释放一下紧张的,休息一下脑壳,酥松一下关节,久坐太累,允吸一下花的氧量罢了。其实打心底里不爱花,只是欣赏而已。蔡花匠总以为我讨经,滔滔不绝在我跟前“对牛弹琴”一番。我也不好回绝他的津津有味的讲解各种花的习性。只得垂头含笑。似乎似懂非懂装懂。不叫人家白白的在那里口吐白沫星子。否则,那是对人不敬。我与花匠为伍,竟是没有被“近墨者黑”给沾粘住。家里的花,父母亲偶尔也问我该浇水了,该负责花的娇艳了等等。我也没有好生气的说:不死正好,死了也就算了,管它呢。自从春天伊始,月季花硬是绿莹莹杂以棕色硬刺的兀自猛长。花儿开得一朵接着一朵。花朵叶子厚厚的,红中带白。偶尔出于好奇,我躬身细瞧花的绽放。用鼻子去嗅触花的郁香。有人说,好话不必杨,有花自来香。我要抬杠说不是这样子的,我的脸鼻子都是触摸到了花瓣了,才得以稍微的山西太原吃什么能治癫痫病闻到花的浓味。哪里来的香喷喷的刺鼻呢。转念一想,是不是花儿也太了,不容易释放的特有味道。那一簇簇的花儿在一块时候,才是释放花香的时候,孤单的花儿,也是害遮羞呢。花儿每到春天,进入大门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花了,迎接人的是花,哪知,进来的客人,都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哪有心思来浏览花香。甚是在经过眼皮子底下扫描,竟没有留意几十朵花儿的存在。也难怪花儿生气的低垂着头,面朝旁侧。也许农村人大都没有休闲时候,光顾养家糊口稼穑那二亩坷垃田地了。根本腾不出更多的闲空来有心欣赏我家的“花魂”。原本就不是爱不爱花的缘故。所以不会引起注意的。

到了天,花叶子也是疯长的,枝桠颤颤悠悠的,花的周遭都是水泥地,也不知道花儿哪儿来的劲,汲取了哪里的营养,带刺的疯长着,开着花儿,家院落里,父母饲养了十几只鸡,不缺饲料,不缺水的,小鸡竟然用嘴啄吃花叶子,够不着的,小鸡竟也跳跃着去啄上边的绿叶。一啄一啄的。长在底层的绿叶子,叫小鸡啄的斑驳散开。花儿也像是故意吸引小鸡的,底层下每个,都会疯长一些花叶子,似乎逗小鸡玩。小鸡很想吃上边的花叶,月季花故意的疯长着和小鸡作对,昂扬向上。好像对鸡说,有本事上边来吃。还有更好吃的花呢,就是不给你,嫉死你。小鸡也是昂扬头干着急,东瞧瞧西瞅瞅,想找个更高点地方,好站跐着勾啄掉。明着不说,暗地里在咒骂,奶奶的,就你高富帅!今天姑奶奶偏偏不吃你,能咋的?不吃也是饿不着的,姑奶奶照样活的快活。到了,有人自会帮我摆平你!看你高傲到何时。<黑龙江哪家医院能治疗癫痫病/p>

眼下,院外的朔风令人寒栗,已经长为成年的母鸡,一看到我手里拿着镰刀手带手套,备刈掉月季的主枝,母鸡赶快的蜂拥而上来欣赏叫好。瞪着眼,互相拥挤着,叽叽嚓嚓的交流着,总算有人帮着报仇恨,看你还摇骚(有烧包之意)到几时。总算解恨了,你是李刚也帮不上复活了。不让我吃你。这回谁说了算!我拿起镰刀,故意驱赶母鸡,带头的大红公鸡(通红的鸡毛,膀大腰阔,足有五斤重的健壮体格,长长的脖子,高高的腿,桃红的鸡冠子,犹如鹤立鸡群),曼舞着高高黑褐色的鸡腿,嘴里不断地给群鸡壮胆,微微远撤,然后又带头狷急地抗议示威我的驱赶,伸长了脖颈,瞪大圆圆的眼睛,瞅视着我,叫嚣着,呼唤着,怂恿着今天不吃掉月季花叶不罢休的架势,母鸡也是鸡仗群势,只是腷膊了翅膀退后几步,然后又飙飞的围拢我的跟前,生怕我削掉了抢吃不着,翘首奊头。我本着脸再猛地撵走,母鸡根本不害怕我的诳吓行径。母鸡好像看透我的意图一样的只是彳亍的转悠着,不耐烦的咯咯地又踅回来了,且嘴里叫着不停。十几只母鸡,和一只大红公鸡,在公鸡的带领下,毫不退让,颐指气使的呼唤着母鸡,与我玩起周旋。我眨巴眨巴眼睛,公鸡咯咯叫起,我张开嘴,本想声嘶力竭长吆喝一声《style》动作,倒要看看这群鸡是否远飞吓蒙。正要提丹田,熟知,母亲怒斥的话语打断了我的设计好行为。母亲看着我干活愣蹭,与鸡取逗。说我,又不是七八岁的,七岁、八岁狗也嫌。怎么和鸡一般见识。催我赶快的削掉,摸根儿上方割掉就行,别磨磨蹭蹭的了。我边答应,边小心翼翼郑州癫痫病最好的医院是哪家地使劲。哧溜一声,割掉一枝倒地。哧溜一声,又割掉一枝倒地。哧溜……不大会功夫,门西旁,门东旁两大颗多枝如拇指粗的月季花枝子全部被我给报销了。唉!虎落阳台被犬欺。不能怨怼我呀,月季花!谁叫你不常年四季开花呢?我默默地口念着。大红公鸡,刻意的在咯咯的大喊,吃掉它!吃掉它!母鸡群争先恐后的啄吃枯萎的花叶。看到花叶,顷刻间,霜打蔫的绿叶全被母鸡啄叨的干净。心疼月季花,你是几辈子和鸡结下冤仇呢?母鸡从小到大一直念想吃你,没有找到机会,这回你算是倒霉了,惨呀,惨!这回明白了什么是“蝗虫多了庄稼净,狼狗多了吞狮子”的相似场景。母鸡以摧枯拉朽之力完全干净彻底瓦解了月季花所有枝叶子。这回我才亲眼睹到草鸡名词的由来。草鸡,草鸡,原来就是吃草的鸡。早先我以为草鸡,就是指的是本地鸡。超市里包装盒上写着草鸡,是不是有人不会写,故意写错了字呢。现在彻底的豁亮,就是吃草的鸡,不喂养饲料的山鸡。( 网:www.sanwen.net )

两颗月季花,就这样的在我镰刀的威力下的休养生息了。收拢起秃秃的枝子码垛好晾晒,备以烧锅做饭的时候用。此时,似乎在我的耳朵里传来光杆枝子的笑语:我的全身是刺宝,不留污物在人间的赊愿实现了,来年春天,我还是个好汉。观赏、闻香、放氧、充饥、柴火是我一生的追求。无怨。

首发散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