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文章 > 内容详情

踏歌行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彩虹文学网 -[收藏本文]

首篇●乡居浅唱

(一)农家小

年年月月柴门旁的鸡鸣声,都会适时地打碎黎明那静寂的。当家的农人便会在这时,趁着朦朦胧胧的光线,窸窸窣窣,扛把而出,不声不响地行在泥路上,生怕扰乱这一天里最难得的清静。即便是道逢乡里人,也无需只言片语,浅浅的一点头,就是农人之间最真诚的问候和祈愿。

不多时,太阳半眯着眼爬上了绵延黛绿的山头。昨的寒雾渐渐消散,天地一片。筛骨评上,母鸡慢悠悠地踱着,小鸡仔紧紧跟着鸡,这便是它们的晨间锻炼。临窗的香樟树,叶叶交错,枝叶间的罅隙被柔和的晨光填满,斑斑驳驳地,遗漏在农舍里,不偏不倚地洒落在农家女的床畔,肆意地摆弄着金光闪闪的舞步,骚动人心。伴着这舞步,农家女跃然而起,倚靠在床头,张开双手捕捉那一隅温存,伸展双臂拥抱这一室静好。似乎还不,农家女毅然推开窗扉。霎,想装束散发出的幽香和着轻盈的晨风拂面而来,树的呼吸,人的呼吸,风的呼吸混合在一起,置身其中,醺然而不自知。

(二)赤足走在田埂上

脖戴斗笠,肩挎竹筐,越过竹篱笆,顺手摘下的那朵紫色牵牛,将作为礼物赠送给河对岸的。小小的人儿,怀揣着大自然的馈赠,轻快地踩在细软的田埂上。有时,松软的泥巴,把整个脚丫子都吃住了。为便于行走,农家小女利索地脱下小鞋,“啪嗒”扔进背上的竹筐里。光着脚丫子走着,不着鞋袜,泥土的湿意和松软,一寸一寸,真真切切地享受着。窄窄的田埂蜿蜒地伸展着,放眼望去,瞩目青翠。禾苗严严实实的将田埂遮掩着,围绕着。虽未到抽穗时节,这满眼的清爽,免不得让人想起那阵阵稻香和片片金黄。相济南癫痫医院那里好邻田畦的禾苗,为炫耀他们强健的身板,甚至还时常探出大半个身子,挡住来人的去路。清早,露珠仍在禾苗上放肆地展览着。行在其间,非得将人的裤脚打湿不可。顺着迤逦的田埂走着,蜿蜒的尽头是一方浅浅的池塘,野鸭在芦苇荡中窜来窜去。泥坝紧挨着池塘,多的季节里,坝水上涨,平日潜伏的鱼虾,此时会冒出身来,逆水而上。这时节,也是农家们收获的季节:光着膀子,捋起裤管,捕虾捉鱼捡田螺。沿着弯弯的泥坝向上走,有小河绕山而下,山脚下那处瓦屋人家便是农家小女孩此行的终点站。小伙伴正蹲在菜畦地里搓泥巴,两人相携来到瓜棚底下,相互倾诉着昨夜的梦。不一会儿,灰黑的瓦屋上方升起袅袅炊烟,坏绕这山脚。的呼唤伴着袅袅炊烟徐徐而来。青绿的瓜藤,编做成花环,作为再见的契约书。跳着蹦着奔出瓜棚,“听着脚步的啪吨啪吨响,伴着嗡嗡亲切的呼唤……”和着一路洒落的音符,回家去了!( 网:www.sanwen.net )

(三)我在天

临窗的香樟树,繁茂依旧,幽香如故。缠绕在竹篱笆上的牵牛花,已不知春秋几代。几多赤脚印,曾无数次地遗落在田埂上。山脚下,那副人家依旧在。走过无数次的风清月明,翠叶红枫。那一年,当五月的风再次送来沁人心脾的栀子清香时,六月的也悄然而至。栀子花开时,毕业离别季。彼时,瓜棚底下的两人早已长大。“我在等你,随风化作雨,等到花又开的时候和你在一起……”瓜棚底下,两人静静地相倚。轻轻地,浅浅地哼唱着。昨晚两人都做了同一个梦,美丽而的梦。“行行重行行,与癫痫患者能不能使用苯巴比妥这种药进行治疗呢?君生,相去万余里,各在天一涯。”明日,两人都将踏上征途。这一次,没有,只是背道而行。这一次,的路上,只剩下一人独自穿山越岭。和风轻拂瓜棚,瓜藤缠绕着和风。瓜棚底下,两人仰望那流云,相约来年春天在此等候。

中篇● 乡里妹子进城来

(一)城里的

最开始的时候,对农家女来说,城市是从课本中走出来的。那时候的城市,仅仅只是一个概念:人口集中,工商业发达,居民以非农业人口为主的地区。后来,城市又跃然从电视中走来。于是,城市便成为了飞扬的专属地。终于,有一天,当农家女跨入城市时,城市又回到了他最先的原点——干瘪的概念。到末了,农家女才明白乡村她专属的小宇宙。因为,这个所谓的梦想的城市里:没有香樟树,竹篱笆;没有田埂,山下人家;更没有瓜棚底下的那人。

机车底下的吐雾喷烟,公交站牌下的拥挤,服务柜台上的臭脸,绿化带里的脏乱,当街拥吻的情侣倒是数不胜数,这些都让农家女禁不住想窒息。面对一个如此不世界,想不出能用什么来麻木自我。只有那城里的月光还能将梦想照亮,将寸心温暖。于是,总是会习惯性地斜倚在落地窗旁,举头望,低首诉衷肠。也只有在这些时候,农家女才会觉得那梦中的瓜棚就在身旁,那蓝色的落地窗帘悄悄地记住了她的。

(二)小宇宙

又是一天,拉开蓝色窗帘,日光盈室,甚至连忧伤也无处逃遁。迎着那刺目的光芒,瞳孔禁不住缩小,担扔能看得见,鲜艳的蓝天就在窗外,室内倾泻着阳光的味道。打开音乐,“为何这城市为所欲为,我只要属于我的小宇宙,给一些从来没有过的宁静季节,已老去的都西安治疗癫痫的比较好医院化成蝴蝶飞在我的房间……”音符不停地跳动,微尘也随之不住的飞扬,跳跃至那瓜棚底下,那山,那水,那人,也在心中蹁跹起舞。

(三)再见

寒来暑往,眼见,严已至。“If winter comes ,can spring be far behind ?”诗人莱对我说道。是的,走过四季的,迎来的会是的春天。黄昏之后又黑沉沉的也,也有让人期许,金光闪闪的昼。离别季,瓜棚底下的约定,深深地藏在农家女的心里。一遍又一遍,细数着台历上不断重复的数字,寻找唯一的——归期。

背上回家的行囊,农家女毅然地向农村的方向走去。身后的城市渐渐模糊,最终,还是忍不住回头。想起那些压抑,苦闷,浮躁,城市一直在默默地吞咽着,忍受着。甚至宁肯将自己伤害得体无完肤,也不愿怀中的人放弃自我。那城市专有的霓虹灯,流光溢彩的背后,有着常人难以察觉的。在这一点上,城市要比乡村更让人牵肠挂肚,更惹人心疼。但对于农家女来说,乡村才是她心内的牵绊。因为正是那片蓝天碧水红土地,孕育了她的骨与血,灵与肉。“我不能答应你,我是否会再回来。不回头,不回头地走下去……”塞上耳机,这一次,农家女再也没有回头。

末篇●牧歌低吟

(一)梦里水乡

流云,落英,青草坝,如故地熟悉;朗风,飞鹭,竹篱笆,如前地亲切;漠漠水田白鹭飞,檐下泥窝燕归来。那曾在梦里的遥远,如今就在她的身边。“看那晚霞吻着,看那青山荡漾在水上……”抬头迎向晚霞的笑颜,身心全都交付给这风含情水含笑的天地。恍然间,暮色四合,晚归的农人荷锄归来,晚风山东哪家医院看癫痫病比较好催醒了那专属于也星点,窗前的香樟树下,农家女斜倚着,追忆着瓜棚底下的似水年华。

(二)走在乡间的小路上

此时,对河人家,瓜棚底下,也有个人在顾盼流年。看那爬上瓦房,挂在树梢,天地间,犹如仙阁般缥缈,让人舍不得眨眼,生怕在这眼眸流转间,一切都化为虚无。香樟树下,农家女已无踪影。不关风月,却道人心。趁着这撩人的月色,辗转来到那赤脚走过的地方。蜿蜒的田埂隐隐约约,似乎在煽动着什么。泥土的芬芳和着晚风,醉人心脾。此时,农家女的双手已不自觉地垂下,脱下鞋袜,光着脚丫,细细地体味那久别的软泥。“多少落寞惆怅,都碎晚风飘散,遗忘在乡间的小路上……”哼着乡居小调,踏着一径软泥。

暗夜里,只有静,但心底却不曾发怵。印着着脚下坚实的土地,那远处等候的良人。嘴角含笑,农家女大步地向那梦中的方向走去。

试着曾经走过的那些大路,小路,恐怕那路路徘徊,最终不过是回到最开始的原点。从乡村到城市,再从城市到乡村,兜兜转转一大圈,结果还是停靠在了起点。

每个人的心里都会有一个“武陵源”的乡村,在这里,有山的质朴,水的澄澈,人的情意,有安放的家,能够洗尽铅华,留下真醇的美。同样地,每个人的心里也都会有一个“名利场”城市,在这里,忙碌,躁动,世故功利,容不得人停下生命的脚步喘口气。但不论何时,何地,何种心情,人总得给自己一点点时间,徜徉“武陵源”,歇歇气,打打盹,别让生命在行进中丢失最原始的自我。有时候,仅仅是一首歌的时间,就能让灵魂不再漂泊。

首发散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