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小说 > 内容详情

杨树,喜鹊,往昔的记忆文学小说www.hlmsw.cn,九百一卡通

时间:2021-04-05来源:彩虹文学网 -[收藏本文]

    走进老家的山村,感到她狭窄了许多,沉寂了许多,也低矮了许多。看山,敦实依旧,只是少了些许的野草遮蔽;看沟,曲折依旧,只是少了曾经的涓涓溪流;看村,烟尘依旧,只是少了往日的参天白杨。其实,察觉到白杨的不再参天,是我感到村庄狭窄、沉寂和低矮的最初感觉,这感觉让我想起了曾经雄居青埂之上,遮天蔽日呼风唤雨的白杨林的死亡。那是怎样一段凄伤的经历啊,几百棵十七、八米高的白杨树同时哭泣,同时泪湿衣衫,同时失去绿色的生命。人们自然会问:导致这场惨剧发生的原因又是什么呢?要搞清其中的原委,还得从头说起: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的一个秋天,家乡村落前的山坡埂子上的二、三百棵高大的白杨树的叶子反常地渐渐变黄了,那个黄,让村民觉得有些纳闷,首先,那些黄叶好像比往年的任何一个秋天都来得早,按照习惯,在家乡其它的树木还没有衰黄之时,白杨树是不会轻易让秋色在自己的身上安家落户的;其次,那些叶子又黄得那样的心齐,且黄后又恋恋不舍的抓住树枝不放,久久不愿脱落。时间长了,就成一面面小小的黑旗,在冷风中瑟瑟地响,响得村民们的心里阴森森冷飕飕的。人们看着那些不掉叶子的白杨树,眉头是越攥越紧,心中也渐渐生出一种不祥的感觉。他们有事没事,都会情不自禁地抬起头,把眼闭成两条缝儿去瞅那些白杨林,一遍又一遍地问着白杨亦或是自己:这是怎么一回事呢?他们天天晚上唉声叹气,大半夜大半夜地醒着,一旦睡着,又做起洪水浊泥的梦来。
    入冬时节,山坡上成百上千的白杨树就开始掉泪了。泪水是从白杨树的身躯的几个部位渗出来的,它顺着树干往下流,流湿了高高的树干,流湿了树下大片的泥土。那么大的白杨树,经过了多少的干旱都没有弯腰,经历了多少次的风霜雪雨都不曾掉泪,它们面临困境、身经苦难都曾不屈不挠,它们都是愈挫愈奋的啊,可这次它们为何要泪湿衣襟,哭得如此伤心呢?人们经过仔细的检查,还奇怪地发现:树杆流出泪的地方,都有一个个筷子头一般粗细的秦皇岛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好窟窿,树的眼泪原来就是从那些窟窿眼里面流出来的。而那滚滚的泪水里还挟带着浑浊细碎的木屑!有经验的老人陷入了沉思,它们已经意识到了什么,他们思考到十拿九稳的答案后才说出了那个令人十分悲伤的结论:是蛆吃了我们的白杨啊!老人归因说:天牛把蛋下在了树上,蛋变成了蛆虫钻进了白杨树的杆里,白杨树就被这些蛆吃死了。老人还说:只要树杆不干,蛆就会不断吃下去,直到把树杆全部吃成木末。老人说得眼角的泪水汩汩地往下流,连胡子都瑟瑟地颤抖起来,村民听到这话,似乎头上挨了一大铁锤,嗡响之后,又心疼起来,似乎自己的心里也长了蛆,个个都疼地溅下泪花。他们怆然叹息:那可是我们几代人悉心守护的白杨林啊!即便如此,村民的心里还是存有一丝的希望,希望冬天过后树中的蛆能被寒风冻死,春天来时,高杨依然能够碧绿庄园。然而,事与愿违,山坡上的那么多的高大的白杨树竟然连一棵都没有发芽!村民们终于完全相信了老人的话,他们为了让损失降到最低,便把所有被蛆吃死的树砍了。砍倒的树的尸体躺满了场院。山坡一下子就空了,人们的眼前空了,心里也空了。他们一度也撑不住腰杆,躺倒在了炕上。
    一群天牛飞进了他们的脑子。他们清晰地看见了那一年前甚嚣尘上的天牛群,那时,它们是何等的猖獗啊。那是白杨哭泣的前一年的夏天,村里就来了这么一种飞虫:它们长着长长的触角,穿着黑底白点的甲克衣。它们展开那黑硬的甲克,拖着拇指般大小的身躯,穿林越墙,爬树钻屋,十分嚣张。几位白胡子老汉还曾惊呼过:天牛!天牛来了!天牛很猖獗,但是天牛何以那么猖獗呢?人们便又想起了另一种鸟雀:喜鹊。在家乡,在天牛猖狂之前,正是花喜鹊活跃的时候,喜鹊喜食各类昆虫,自然是天牛等虫子的天敌。这样说来,喜鹊也是白杨树的守护神了。然而认识到这一点时,已经太晚了,因为,家乡的喜鹊已从家乡的山间毫无牵挂地飞走了。它留给村民的只是深深的愧疚和难以言说的忧伤。
    记得我小的时候,山间的白杨树长得很盛、白杨树上的喜鹊也很多。只我家门癫痫病是如何引起的昆明癫痫前的埂子上的几百棵十七、八米高的大白杨树上就有五、六幢喜鹊筑的窝。喜鹊夫妻似乎每年春天都要重修或加固自己的卧房。它们的新居常常架在旧居的上面,年程久了,白杨树上的喜鹊窝就垒得很高,近看,像远观的楼层,远看,像近观的冰糖葫芦。春夏季节,它们是绿荫里的一串串神秘;秋冬时日,它们又是枯枝间的一串串野果。喜鹊高卧在高杨之上,饿了,去田间地头捉几条虫子,渴了,到溪流山泉喝几口清水。它们把山间白杨看成是自己天然的家。它们成天自由地翻飞,嘎嘎地和鸣。那山间的一切俨然是造物主特意为它们设置的。村民们也是把喜鹊看成他们生活中自然而然的一部分,他们并已习惯于让喜鹊为他们的庄稼捉虫、为他们的生活报喜、为他们的空间增添生动和灵气。村民还把喜鹊看作是能给他们带来好运气的生灵,都以自己的居处附近有许多喜鹊居住而暗自高兴。我也因此把喜鹊当伙伴看待,常常给它们捉些蝗虫、蛐蛐吃。母亲还常常神秘地说:喜鹊的窝盯着谁家的灶头,谁家就将有好日子过了。我总以为这是真的,也很希望喜鹊将巢筑到我家厨房对面的树枝上。
    可是,我对喜鹊的友善态度,因为喜鹊的一次愚蠢举动,招致彻底的改变。我甚至认为:喜鹊只不过是些欺凌弱小、刁风厌爪的恶鸟。一年的夏天,母亲把一窝小鸡放在院子里,让我看着它们捉食。我拿了条小凳,坐在院子里看那些可爱的小鸡鸡捉食小米。喜鹊站得高,看得远,它们早已经发现了小鸡,跳到白杨树枝上“嘎嘎嘎”地叫个不停。我守了好一阵子后,终于坐不住了,便起身到屋里拿弹弓。我刚从抽屉里找出弹弓,耳边就传来小鸡的惊叫声。我知道喜鹊来抓鸡娃儿了,便急忙拿了弹弓往外走。一只喜鹊叼着一只小鸡已飞到了墙头。我赶忙喊着拿弹弓打它,它已经上了高高的白杨树枝。空中只留下小鸡惊慌失措的“唧唧”声。母亲知道这事后,没有报怨喜鹊,却把我好好地数落了一顿。母亲对喜鹊的包容,立即激起了我对喜鹊强烈的不满。我甚至伺机对喜鹊进行报复。我常常趁大人休息或去远处干活之际,便纠合小伙伴们拿弹弓去打它们。喜鹊看到我们在树下准备对它们不利济南专业癫痫医院有哪些,便也合起群来,站在白杨树枝上“嘎嘎嘎”骂个不停。它们得了空间上的优势,显得比我们更加勇敢。它们时而跳到西枝上,时而又跳到东枝上,不依不饶地跟我们周旋、对峙。我们自然也拿它们没办法。冲突的结果,常常是被惊醒的大人们赶来责骂我们一顿:你们这些小子,怎么敢打喜鹊?还不给我滚回去!在大人的眼里,喜鹊显然是不可以攻击的,它们是喜神,是需要敬重才行的。在大人的干预下,我们和喜鹊的胜负终于也没有分出来。喜鹊仍然倔强地占据着大白杨树的高枝绿叶,仍然高傲地在我们的头上切切嚓嚓,吆五喝六。当然,我也仍然记恨它叼了我的小鸡。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家乡的农田里突然出现了大量的老鼠,它们肆意糟蹋庄稼,破坏房屋。农民们为了保护庄稼,在地里放了许多的老鼠药。老鼠大量而迅速的被毒死,尸体被粗心的村民堆在田间地头。有几只喜鹊看到田间地头突然堆了那么多的“美味”,它们嘎嘎地叫了自己的同伴,共同来享用这些“美食”。有几只喜鹊毫不犹豫地吃了人们无意间丢给它们的食物。次日的早晨,有两只喜鹊已躺在了白杨树下的草丛里。它们的头上爬满了蚂蚁,羽毛也蓬松着,像两朵风干的花朵。这就是那鲜活着村庄的天空的喜鹊吗?我一时间愣住了。我想走过去仔细瞧瞧死了的喜鹊,不料,我还没靠近,树上的几只喜鹊就俯冲下来,在我的身边飞来飞去,“嘎嘎嘎”急切而愤怒地冲我吼叫,它们扑扑地拍着翅膀,一副要拼命的样子。我的头皮突然一阵发麻,胆子也怯起来。然而,它们终于不敢来捉我。我这才明白:它们只不过是为了示威,为了保护同伴的尸体不被拿走。它们为了守卫同伴的尸体,已经纠合了附近所有的同伴来助阵。我看到白杨树上有很多的喜鹊,少说也有五、六十只,它们唾沫飞溅,每只含泪的眼睛放射着黑夜般愤怒的光。它们的尾巴一翘一翘,胸脯一挺一挺。它们喊着仇恨的“嘎嘎嘎”声,那每一串“嘎嘎嘎”声都是一梭子愤怒的子弹。我终于退缩了。可我刚一退步,那有点放松的神经就又马上紧绷了起来,头皮触电式的麻过,心里也颤颤地开始酥软,于是便后退几步,转身朝家里逃去。第济南癫痫医院二天的早晨我起得很迟。当我经过昨天躺有喜鹊尸体的白杨树下时,却发现它们的尸体不见了。我想那一定是被大人们拾起丢远了。树枝上也不见一只喜鹊的身影,我怀疑它们还没有醒来。便拾了一块土坷垃使劲扔向喜鹊窝。然而,最终也不见有喜鹊出来。
    喜鹊走了,它们说走就走了。那么的决绝,那么的心齐,那么的义无返顾。在它们的心里,肯定是认为它们蒙受了世间最大的不公和暗算,它们这才会连自己祖祖辈辈辛辛苦苦造起来的老巢都不顾的走了。它们肯定是气愤至极,它们乘我们不注意时就召开了紧急会议,在紧急会议之后,便一夜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它们到哪儿去了呢?我终于感到了不安,感到了自己心中的愧疚。我以前干吗要对喜鹊那么的凶,它们不就叼了一只小毛毛鸡吗?我们对人都讲宽宏大量,用其所长,不求全责备,更何况对一只小鸟呢?它们并不靠我们吃,不靠我们喝,只借我们的树住住(也许它们认为那些树还是它们的呢!),我干吗要那么小气?更何况它们还为我们的庄稼捉虫子,为我们的村民报喜讯。它们把我们当成自己可信赖的朋友,而我却对它们使尽了排挤和打击手段。我真是一个丑恶凶残的动物,惭愧。
    人有时候是很愚蠢的,总会做出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事情。而当他们真正感到砸脚之痛后,才会明白那石头该不该搬。我现在终于明白:树木是人类的守护神,鸟雀是树木的守护神。树木又是鸟雀的家园,鸟雀更是人类的朋友。人类不善待鸟类,就是不善待自己的朋友。人类伤害了鸟类,就伤害了树木的守护神。鸟儿不再守护树木,树木也不再守护人类。我们要铭记鸟兽走、树木亡、山溪失踪、绿洲沙吞的教训。
    善待生灵,恩及荒漠,那才是人类的智慧,人类的无量功德,无边福海!
    我们现在很想念喜鹊,时时盼望它们能再回来,回来守卫我们山坡上又生长起来的一株株小白杨、守护我们山村的蓝天白云、守护村庄的生机和谐与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