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文章 > 内容详情

农村变革的“命运交响曲”与民俗文化的“地方志”――牛勃长篇乡-

时间:2021-04-05来源:彩虹文学网 -[收藏本文]

    农民问题一直是社会变革中的热点问题。民族生命力的根须与病态的根须,乡村文化习俗的嬗变和文化符号的触动常是作家的关注点。这一方面缘于作家本身对文化特的敏感理解,另一方面因作家创作本身对农民的现实状况的真实表现,而这两者也是形成乡土小说创作的根基问题。
    新时期涌现出了的大量反映农村变革的小说,从农村乡土小说发展的脉络与历史看,要不人物角色类型化、模式化,表现手法和艺术风格在文化的表现有所欠缺;要不作家担任了“农民文化卫护者”的角色,农民的现实生存问题相对精神文化上的高度而有着隔膜。沈从文曾说,表面上让物态的极大进步导致精神的堕落趋势,而农村正直素朴人性美在变化中的淡漠,代替现实农村的是一种唯实唯利庸俗农民意识。这是农村变革之后的一种必然,同时也给乡土小说的创作的根基问题形成一种尴尬的处境。当今农村已没有往昔的热闹、温馨(伴随着贫穷),不能成为文人们追溯以往的精神乌托邦和现实心灵逃避地,在物质和精神文化的巨大变化带来的更多是对现实带来的冲击和思索。作家的创作注重农村民俗和地域文化的同时,也给农村小说的创作带来一种困惑。乡土作家秦岭在某研讨会上提出的关于农村小说创作的再次提到乡土小说创作的根基问题,从农民的生活史、心灵史、精神史来进行表达。
    审视30年来农村社会的变革,农民真正重负的是什么?是关于一场农村政治体制变革主导角色的分辩,还是农民真正掌握自己的命运以后与时代较量和角逐的优劣评判;怎样用小说态势与举措的来展现农村的变革?是否还是文人眼里自上而下导引性变革中,将要进行的前所未有的一次文化底墒的渗透和翻晒。作家牛勃的新作《此人》延安哪个医院治疗儿童癫痫较好以一种个人(作家)与农村(社会)进行心灵对话,把对于生活的亲自体验的和乡土人情结合起来,真实的反映农业政策变革、农村结构变革和农民觉悟的提高;让作家心灵皈依于农村之中的漂泊与文化本身的回归相结合,正好是一部关于乡村小说创作的根基性探索的有力尝试,这也正是牛勃盆中藏月,以小见大,长时间对一个小村落的记录和见证的结晶表现,也成了作者乡恋心态的意识根基。作者在在观点众多,读者阅读需求多样,娱乐功能受到重视的今天,没有卷入可逆和不可逆的交织性多重变化,各种文学潮流兼容并包各行其道的当下,革新、投机、坚守和愚迂之间,做出是非的明察,实现富有活力的选择和反映。牛勃在长期创作中坚守和坚持着自己的创作方向与追求,《此人》的问世,对30年来农村历史记录的回顾,农村改革的起步与成就,关注农村结构中文化本身的定位与发掘,对农村现实生活的真实反映有重要的意义,让乡土小说创作的思考立足于农村现实生活的原生态表现,重新给乡土小说创作的根基定位。
    《此人》以30年改革开放为大的时代背景,描述了中国西北地区的一个小村子从上世纪70年代到本世纪初的发展变化的历程。在由书记,副书记,队长、文书等组成的笔架村牢固的领导堡垒下,笔架村进行着轰轰烈烈的大生产运动,王国成是力安村的大队书记,也是执法者,在这个全村的“一把手”领导下,生产和分配体制的集体弊端和矛盾日益突出,即包含着生性狡猾的副书记郭长才、蛮横霸道的队长王跟锁与力安的个人矛盾的冲突;又有着力安由世俗的眼里所嘲笑、挖苦的准大学生、知识分子“沦落”到一个农民的内心屈辱(这也构成了整部小说矛盾展开的突破口);力安有志气、有理想却在现实的束缚中无力反抗的内心痛苦。在王国成、郭长才和王跟锁的撮合下,力安迫于家庭担任和笔架村“领袖”们的说教而当了生产队所谓的“会计”,患上了轻微癫痫病的患者是不是不能劳累?白天带领村里人劳动,晚上却在好友秀芬的帮助和指引偷偷复习功课;力安一边感受着当“干部”的荣誉、骄傲以及无味的大小会议的枷锁,一边又不放弃继续上学的“滑稽”念头和人生道路的迷茫与抉择。最终,力安在改革开放的春风吹拂中,在秀芬、张小平的开导和帮助下终于考上大学,俨然成为一名让村里人羡慕的大学生,在老师和眼里同学的“才子”,毕业后当了教师、干部,甚至是领导(同时也是一名作家),端了铁饭碗。主人公力安前后多重身份的转变,现实中的表面屈服和内心世界不放弃与生活抗争,想极力改变生活的矛盾构成了小说的思想主题。力安在没有考上大学之前始终生活在笔架村的领导群体和一大帮靠天吃饭的农民群体的夹缝中生存,因为他不是一个“地道”的农民却又担负着生产队会计的职务,他不是一个吃公家饭的人却又为此苦苦追求。力安是笔架村社会变迁的灵魂人物和变革的主导者和承载者,同时也是新时期农村青年最的代表人物,整部小说的主题也是通过力安的一生的经历变革为主体展现出来的。小说主要人物除了力安之外,作者还着力塑造的一个时时刻刻隐匿在力安成长道途中的“伟大”人物秀芬。可以说,秀芬时刻的帮助和及时的开导激励成就了主人公力安后来的一切,秀芬是个必不可缺的重要线索人物。40多万字的浩幅巨篇的庞大中,我们透过力安的生活来了解政府如何改变和调整当时农业的现状,由此影响到农村和村民的经济,形象,农村文化生活。作者目光触及的是地域文化浓烈又接壤城市的边缘笔架村和生性内敛正处于最基层的农村青年知识分子王力安。正因这方水土的馈赠和人文气息的熏陶,这也暗暗注定了变革也往往最先从这里开始也最早从这里结束。王力安这个凡夫俗子人生路的也应这方水土馈赠和他性情的追求与环境的压抑,让主人公的人生路充满了矛盾,变的坎坷和不平凡。王力安成长为一名作家和对于柳县文化的研究成就上,作者以另一种文化的视角渗透着淄博治癫痫病比较专业的医院新时期思想与传统文化的对抗,让变革和传统的两种文化的相互覆盖、角逐、争锋,通过王力安对农民意识的叛逆和笔架村诸多人传统意识的传承构成了矛盾冲突;对新生活的开放意识理解和农村封建保守思想的心态差异来解释农村的变革与变迁构成了矛盾冲突;相信命运的个人奋斗观念和农民生活的宿命根源与无赖构成了矛盾冲突;让这些对立和淬火交织的矛盾作为小说深层次的描述,不仅对知识分子在改革开放中的性格形成和渐变具有一定的探悉意义。并且,小说在漫长的叙述中由多重的矛盾充满张力,加之小说巧取方言语体与词汇,将民歌俗语,经典著作《诗经》切入故事情节的发展中,其表达方式的隐匿,反复于意料之外,情理之中,最后关于佟小凤的死,使人物命运变幻莫测,扣人心弦,更增强的小说的可读性,从而演绎着一场30年里农民思想的解冻,知识向往的新渴望,爱情与婚姻的重新理解与反思,个人成长的烦恼和摆脱落后家庭的挣扎的绘入历史画卷。从个人到社会,从青年到老者,充满着激昂,奋斗,痛苦,隐忍和幸福的历史沉浮与文化交响。
    小说故事发展的情节跌宕起伏, 行文结构的安排,横切悬念,倒叙事件,错综复杂的爱恋关系,不仅仅是情节的奇巧和人物关系的错综复杂,而是在这其中,小说蕴涵着多角度的文化艺术审视;土地与农民的关系(政治,思维,性格等等);作家对文明的在幻想;解放妇女与妇女解放;乡风民俗的揭示。关于社会的变革性的描述虽然并没有直接进行阐释,而是渗入了生活中的底层,是集关于政策变革(联产承包)于一体的经济形态的变革,大队,小队,小组,包产到户的经济文化的发展史;从一个农村村长,书记,队长、组长、会计的关系微妙变化和几个家庭生活的变化而展开的,也反映了农业,农村,农民和农民土地意识之间的深层关系和制度文化形态的反判与眷恋,让艺术选择由传统故事情节向性格生活永州癫娴病哪家医院好?型现代转化。
    其次,关于人性的表现也是本书的一个方面。城市与乡村二元对立中成熟,丰富,发展。郭明亮性格在力安,秀芬,张小平和王珏等人的影响下的转变,一夜之间变成好人,后来父亲郭长才,哥哥郭星亮在人生路上的遭遇,秀芬工作的转正到性格的变化,转娃性格的变化(小人物桃花嫂子和转娃的典型农村妇女的代言人)。可谓力安“一个人”的改革开放30年的经历和成长路,也是与力安有关的所有人,整个笔架村和所有农村的改革开放30年经历和成长路,银丝串珠,数点一线,成长路上的农村青年力安一个人的形象,心理和意识,上升为上世纪60年代出生的一代人的人物传记和心灵史。
    当然,牛勃不是社会学家,他并没有去为中国农村的发展方向把脉,他更多的是关注中国农民生活的淳朴本身和农村变革的真实阐述,不仅仅立足于“理想”和“模式”和“概念”化乡村和农民文化本身来看问题。而牛勃作为农民出身的作家,同时也描述了一个农民作家的成长之路,走出思想的困惑,突破现有创作瓶颈,他做到了最重要的基础根基的把握。
    《此人》,反映了一个作家创作的思想深度。在此,我们不得不提起一些作家和一些作品�D�D梁晓声《年轮》路遥和《平凡的世界》,都是写文化大革命时期中最普通的小人物从小到大的成长经历,虽然二者在最终的结局和对于人物描写的笔调有所不同,而《此人》更像《平凡的世界》。
    牛勃,确实是甘肃新近30年,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的一部关于农业、农村、和农民的“鼎力之作”。可以说是一部以见证语体阐述新时期西北农村变革的“命运交响曲”,一部以记录和研究的视角展现西部地域民俗的文化志。